骸云脑残粉

每天都仰起它小小的猫脸看我

有时间要去捡一捡古诗词了。

记得小时候把唐诗当闲书看,所以虽然很多诗词在高中写作文的时候没用上,但是潜移默化记在了脑子里。

刚才看诗词大会的时候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虽然对诗词意象的理解还不够,但是却还是记了下来。

反观现在,静不下心去读书,哪怕拿起书也是囫囵吞枣一目十行,唉。

惭愧。

跨年夜

万家灯火燃尽,唯留余星一点,亮暖心窝。...


碎碎念

补新剧。

剧里旁白对钗公剑法与剑势的解说我很喜欢

旁白说了很多,感觉概括起来就是“杀意凛然,剑如止水”。

超喜欢这种剑意~给钗公表个白~
———————————————————————————————————
暗暗希望钗公可以再追求刀剑之意的道路上走的更远~
顺带表白带我入坑的太武钗~卧槽看起来是个超温柔可靠的老爷爷(误)有没有!!

碎碎念

为啥能遇到一对就是不想开车的cp,我也是给自己的脑回路跪了……就想看他们打boss杀怪顺带再拯救一下世界,然后再到异世界去打打酱油,开车?这俩总感觉开不起车来啊,一个看得通透一个游戏人间,两个年龄加起来可能都过百的人,才不会和毛头小子一样冲动呢~ORZ

脑洞 再续

说好的早睡觉呢,神tm早点睡(手黄再。

-------------------------------------------------------------------------------------------------

上回书说到雪鸦和大叔说“我要利用你,请交付我你全部的信任”

大叔表示:脑子进水不要紧,控一控就好了(并不。

雪鸦和大叔讲了这个女子的身份,并讲明了女子的意图,以及她做过的伤天害理的事情。确实她作恶多端但是却又没有什么可以拿她治罪的条律,这一回让雪鸦碰上也算是恶有恶报。雪鸦和大叔说要和女子假意联手,来骗取大叔的剑,请大叔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但大叔可以完全放...

碎碎念

凛雪鸦遇见大叔之后的人生三大乐趣:
1.整蛊大叔
2.看大叔被别人整蛊
3.将整蛊大叔的人反其道而行之的整蛊回去

大叔表示我很无辜好伐?

想看大叔舞剑,想看大叔拿雪鸦的烟月舞剑。
设定烟月会因为使用的人不同,而根据他们使用剑的方式习惯以及技巧来变成不同的剑型。
不知道到了大叔手里会变成什么样呢?感觉和大叔的木剑差不了多少,长度会比雪鸦自己的那把剑长一点,剑身不会很宽,样式看起来很简洁但是实质上是玄铁剑。
就像大叔自己的剑招,大巧无工。化繁为简,招招看起来平淡无奇却又可以招招杀机。

想看雪鸦看大叔舞剑舞到一半忍不住拿起大叔的剑下场和大叔比试剑招的场面。或者把大叔的剑还给他,拿回自己剑再继续过招的情节。...

脑洞 续

想想zydd能坚持把童话唱完,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坚持把这个脑洞记完。

接上文。

妹子与大叔同行到下一个镇店打算打尖住店,坐下来正打算吃点什么的时候,鬼鸟也和他们坐到了同一张桌子上。他坐下的那一刻,就被消息灵通的妹子识破了身份,同时鬼鸟也说了一句“啊,你就是……”就及时打住了声。。大叔表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被鬼鸟跟上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无奈无法把鬼鸟赶走也就默认了。
住店之后,鬼鸟晚上去了妹子的房间里,戳破了妹子的身份,妹子表示她也认出了鬼鸟,并希望可以和鬼鸟联手,设计盗取大叔的神剑。

鬼鸟表示大叔江湖经验多,不容易偷啊~
妹子表示“这个人看起来有点傻正直,一看就是很好骗的样子。不坑他坑谁”。...

脑洞

终于有了关于东离剑游纪的脑洞,感觉喜大普奔都不为过。


只是个脑洞而已,所以不会有名字。


话说这一日,殇不患在东篱继续进行他的旅程,却从未注意过有一个人用绝顶的轻功一直默默跟在他后面,没错,这个人就是雪鸦。

雪鸦也想过要不要和大叔同行,但是想到如果可以隐匿起自己的行踪,以大叔为饵钓到猎物,再在大叔无所察觉的时候不声不响把这些猎物解决,才是最有意思的事情。如果能看到大叔又一次被坑的表情,就更值一回票价了。

打定主意的雪鸦就背着白色的小包跟在了后面。

【告诉我,为啥我写一个脑洞也这么墨迹】

江湖上有一个魅惑众生的美女,就像林仙儿一样,用自己的美貌迷惑了很多人,最喜欢的干的事情就是...

在一部女主存在感几乎为零的热血运动漫里面萌男主和女主

因为这对我久违的少女心被激起来了

我也不知道萌点在哪里但就是莫名其妙的喜欢

讲真,神啊,救救我吧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谨以此文,用以警示自己,莫重蹈覆辙。


电影《博人传》,我为什么不能安心吃糖。

因为如果这个糖我吃下去了,就相当于否认了我对这个令人不满意的现实和命运的抗争。

结局在我看来就是因为现实因为两个人性别相同才不能在一起,才有了令人啼笑皆非的拉郎配;或者说,正是因为结局里两个人向这个所谓的现实让了步,发出了妥协的信号,我才觉得这两个人虽然活着但是灵魂已经死了,我认识的两个从来不向忍者世界规则妥协不向成人世界的法则让步的少年,已经死了。后来再有怎样的家庭美满儿女满堂事业有成,都不是我关心的话题——一个人最本质的东西已经没了,融在血、肉和骨头里面的东西消失了,得到再多都只能算是一种安慰,并不能弥...

一篇自己看的怀念文。

最先知道功夫包子这个作者,是在贴吧里一篇被好多人推的《附件!结案报告》。

现在在听着它的广播剧,真的有一种浓浓的包子风。

只可惜,当我真正喜欢上这个作者的时候,她已经封笔了。

封闭的原因在我的耳机里,配着她的作品。

听的我真的想哭。


有人许多年前在灯下写了一本书,许多年后有人捧着书流着泪读。by 掩面娘

第一篇喜欢上功夫包子的文,是她的2401,这篇现在以及将来都会成为我最喜欢的耽美文,没有之一。里面所要一点一点表达的东西,在我喜欢上一个人之后,终于一点一点开始慢慢地了解。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真的喜欢上一个人了,仿若死过一次再重生一样。

可惜的...

发神经

看《医龙》看到现在也是醉了。

其实医龙是一部不学医的人看着不明所以但是会很爽的电视剧吧?配乐是泽野弘之,超合适也超好听,该燃的时候燃,该抒情时候抒情。

看着特别爽,尤其是医生们救活一个又一个濒临死亡或者重症难治的病人的时候,看得我热血沸腾。毛鸡龙,如果我不学医的话。

因为只有学医,才知道如果不是天赋秉然才华横溢的话,达成这样的技术是需要日以继夜的努力的。

我不知道其他专业的人是怎么学的,反正我们学医的期末时候是刷通宵通宵通宵的。学医了我才知道,原来人是真的可以一天只睡2个小时然后再接着开工的,原来真的是看了一遍又一遍还是会忘的,原来真的有学成精神病的,原来真的高三时候所谓的拼命,其实不...

要考试了我竟然还在玩……


最近喜欢听my heart will go on ,大概是因为最打动我的莫过于“you are here and there is no thing i fear".

让我想到了四战时候的佐鸣,他们并肩战斗的身影。

四代大概说过,和鸣人一起战斗有一种和辛久奈并肩作战的感觉,因为有你在身边所以很安心。那么鸣人和佐助也一样吧?

佐助和鸣人并肩站在一起的时候,原谅我只能想到”you are here and there is no thing i fear"——你在我身边,我便无所畏惧。

妈呀这一对简直了,真的太甜,根本想不出be的理由嘛QAQ

随想

想哪写哪。

骸云和佐鸣,这两个毫无相似点的cp,竟成了我的本命和半本命,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更奇怪的是,我竟有时候觉得,如果骸云的be能换来佐鸣的he,那就让骸云be吧,作为惩罚,让我将来的婚姻也be,不管以什么形式都好。

骸云太容易be了,虽然我坚信“他们之间有千万种可能,唯一没有的就是不可能”,但是就这两个人性格而言,阿骸口是心非,云雀别扭高傲,一个性格琢磨不透一个唯我独尊,一言不合有时候就会造成很大的误会,总的来说就是太有个性不知道让步的话,一起生活在一起会产生矛盾的。他俩太能作了啦。但是,就是这样的骸云,才能面对大风大浪无往而不利,才能并肩作战,才能成为彼此挂念于心的人,他们有着太多...

脑洞

ooc ooc ooc


r18



想看化猫的佐助或者鸣人在闻到清凉油或者驱蚊水中猫薄荷成分于是兴奋、发情进而大干一场的故事。当然啦,另一方会稍稍迁就一下的~


想看他们因为分歧和不理解于是又在分手谷打了起来,最后互相坦明心意,在以鸣人九尾化形态的情况下佐助用当初那个护额蒙住鸣人的眼的蒙眼湿身play的故事。


想看因为鸣人趁佐助睡觉时候在他脸上画猪鼻子害佐助出了大糗,为了表示道歉的诚意鸣人答应佐助作案工具画笔归佐助使用并且对于使用方法不得提出反对。于是在一次ooxx前戏时候,佐助用这支笔沾了蜂蜜在鸣人敏感的地方写下自己的名字,再慢慢的吃掉。当然啦,鸣人不得反对~...

"you jump ,l jump"

翻译成火影里的话怎么说?

"要死一起死“

若果有一天,觉得走不下去了,觉得要累死了,觉得生活没有希望了,觉得为梦想而去努力是一件很可笑的事,觉得梦想破碎老老实实做一个普通人不求上进庸庸碌碌过完这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就去想想火影最后的结局,看看鸣人和佐助变成了什么样子,然后你就会发现,丧失了曾经身上那些关于生活,关于梦想的热情和冲劲,那些勇往直前哪怕不知天高地厚的果敢和勇气,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

不能让自己的结局也变成700话后他们的样子。

我在生活中是这样的,遇见不开心伤心的事让自己难过的事,总会想“没关系,我遇见过比这更糟糕的,这个没什么大不了”,也确实,我遇见过。失恋了舍友让人闹心生活不安宁前途未卜?没事,想想被拆的cp现在的情况还是可以让人接受的,毕竟三次元无论发生什么事,排除生老病死之外还是有挽救措施的,只要自己努力去想解决办法就ok。

所以,事比事,总有一件是最痛苦最没法解决的。怎么办呢?

幸好遇见了家教,有他们在最后治愈我。

说了半天,谢谢你们,家教。

谢编剧不杀之恩,谢编剧高抬贵手,谢编剧没让他俩和root便当,对我来说无论结局是什么都已经是HE了。夕阳红大法好(๑•ั็ω•็ั๑)

如果说骸云之间的羁绊或者联系有多深的话,我完全可以说,没有。这俩从一开始见面就开始打,等后来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见了面俩人一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样子,好不容易说上一句话了云雀一开口就是“放心,救谁我也不会救你”简直能噎死人。如果要是就JQ而言这俩真的就像地上的雾和天上的云,谈交集就像在说笑话。

可是在看不见的地方,那些无法用肉眼去捕捉的东西,那些也许只能用心领神会去概括的感觉,大概就是骸云之间与任何人都不一样的,也许可以称之为情愫的东西。

它不会明摆着给你端出来,只能自己去发现,隐隐约约好像有那么一点什么,但是非要说出来点什么又说不出来,大概就是这样。

那个不能叫暧昧,暧昧不是骸云这个样子...

你说你要选一条将来不会后悔的路

说话的时候夕阳正好

身后人脸上欢笑

于是,完结时候,你后悔了吗

你若是知道,宁次的死就是简简单单为了你和谁制造机会,你会后悔吗

后知后觉才发现,死掉的是我的青春

听可惜没如果,脑补了一下带卡,把自己虐够呛

求来个大大减视频啊QAQ

“可当初的你,和现在的我,假如重来过”

再来过

土土,现在的笨卡卡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

可惜没如果,只剩下结果。

我以为

我以为你会因他的出走而放弃、沮丧、灰心,可是你没有;

我以为你会因他对你的杀意而放弃这个朋友,可是你没有;

我以为你会因为听到能克制他的属性而高兴,可是你没有;

我以为他一次又一次伤害了你你会变得聪明,可是你没有;

我以为在所有人都放弃他了之后你也一样,可是你没有;

我以为在所有人都不相信他之后你也一样,可是你没有;

我以为他不再值得你去追回去拯救,可是你没有;

我以为这样的所谓的单向的所谓的朋友不是朋友,可是你没有;

然后

我相信你们在最后的结局会形影不离,可是没有;

我以为我从你们身上看到了一份感情最强劲的联系,可是没有;

我以为我看到的是感情最美最牢固最坚不可摧的形...

骸云。

具章:

刀尖舔蜜,雪中取火,海底捞针,玻璃渣里找白砂糖。


别人的首页是这样的:

本命,本命,本命,本命,亲家cp,本命,本命,本命,对门cp,本命,本命,什么鬼,本命,本命,本命。

哎呀这个人刷了宿敌cp,取关掉了啦。哎哟还是个画手?没事儿,反正我们家画手多。

你的首页是这样的:

不怎么吃的火锅底,不怎么吃的火锅底,有点想吃的cp,不怎么吃的火锅底,再刷我就吃了的cp,不吃,不吃,什么鬼,很热的宿敌cp,不吃,亲家cp,什么鬼,什么鬼,不怎么吃的火锅底,宿敌cp,宿敌cp。

有一位太太刷了宿敌cp!
还是老死不能妥协的宿敌cp!好雷啊啊啊啊啊!!
居然还是小哗图!!流...

你的生日,有人记得

【感想】

其实挺高兴的,我以为,对不起我一口气说了

其实我以为土哥你一点也不帅而且最后还是四战boss还属于给卡卡西一颗糖然后就捅一刀等18年后卡卡西好的差不多了你就又来一刀好不容易能一起并肩战斗了最后你为了救卡卡西又死了于是就又捅了卡卡西一刀最后我都难以形容卡卡西脸上啥表情了大概叫“如果有神的话请不要整我了给我来个痛快吧别折腾我了”,这样的土哥,我以为不会有人来理解的,更不用提有人来给庆生。

毕竟他害死了那么多人,毕竟他引起了四战,毕竟曾经他那么心狠。

嗯,大约是觉得这样的人,很少有人喜欢?

我一开始也不理解为什么土哥会报社,只是因为琳死了,就去同意月之眼计划。直到我看到了一个mad...

佐助对于漂泊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多年的居无定所已经将“漂泊”这个词深深地刻在了骨子里,所以,在看着异乡的景色时,他是没有一点触动的。

好久好久之前吧,大约是在灭族的那天?从那天起,世界之于他,都是一个像陌生人一样的存在,除了……除了那个头发像阳光般闪耀的有着向日葵一样傻笑的存在。

可那也确确实实被他丢在了背后了,从他踏上再一次的旅程的那刻。

漂泊的人是没有家的,所以哪怕想家这个词,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种奢侈。

所以佐助从来不知道想家是什么感觉。

直到他踏上木叶的土地。

说这里是家未免太高抬了木叶在佐助心里的地位,只是,从踏上的那刻起,心里莫名涌现的安心和熟悉的感觉是在其他地方从未出现...

告白

松风大大我想吃骸云肉~\(≧▽≦)/~

大大你写别家的cp有肉骸云的没有窝吃醋了TAT【滚来滚去~

不其实还是告白啦,谢谢你的文给我的爱和勇气还有希望

那是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

能遇见骸云还有你真的是太好太好了

谢谢你

祝一生喜乐,万事平安。

脑洞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有猥琐的趋势了,还把魔爪伸向了少年组。

不能公开真的是太可惜了。

“佐助,教我做翻译吧!”有一天鸣人兴冲冲的跑去对佐助说。

“好啊。”

“等等我想要什么类型什么长度的呢?”

“我这样的。”

”啥?“

”没啥,你自己好好想吧。“

被调戏了还不自知的鸣人。


段子③

OOC OOC OOC

过来摸鱼,摸完就走。这次是玩文字游戏。

当上火影的鸣人整天忙得团团转,当然佐助作为暗部队长也不例外,不过相比较之下还是轻松一点的。

这天佐助到鸣人身边,看他忙得分身乏力。

“需要我给你加油吗?”佐助问。

”啊太好了!“

”那么我就开始了。“说完佐助缓缓把鸣人推到墙边。

”干嘛啦!“

”帮你加油。干吧。撸。你不是答应了吗?“佐助笑的一脸理所当然。

#我家的攻君就是这么帅的没节操!#

段子②

好了,发完这个安心去学习。

ooc

关于第一次的床上之争最后是以鸣人一个跨身骑在佐助身上而暂告一段落。

鸣人缓缓地俯下身,对着佐助的耳朵哈了一口气说:想不想要呢?呐~佐助~?

佐助:看来我只能回答一个字了?

鸣人:想?

佐助:滚!!!!!!!!!!

© 骸云脑残粉 | Powered by LOFTER